姑 ,下 則 育 兒 侍 眾 , 要 做 到 上 下 和 睦 、 任 勞 任 怨 , 殊 非 容 易 。 上 師 經 常 因 為 行 軍 而 外 調 , 甚 少 在 家 。 師 母 所 肩 負 之 責 任 與 壓 力 , 沉 重 而 難 耐 , 必 須 具 有 忍 人 所 不 能 忍 之 柔 順 脾 氣 , 及 持 之 以 W 之 能 幹 , 才 可 順 利 完 成 任 務 。 對 於 這 些 責 任 , 師 母 不 單 只 做 到 , 而 且 十 分 出 色 , 使 上 師 能 安 心 向 外 發 展 事 業 。 此 種 美 德 , 經 常 令 上 師 讚 不 絕 口 。 若 論 內 在 美 ,   師 母 堪 稱 第 一 。 我 經 常 見   上 師 把 玩 手 上 一 隻 戒 指 ,深 情 凝 望 。 我 好 奇 地 看 個 究 竟 , 原 來 戒 指 上 印 有   師 母 的 照 片 , 足 見   上 師 之 情 重 。 記 得 一 九 九 六 年 初   上 師 返 港 , 在 一 次 談 話 中 , 捉 我 的 手 不 放 , 眼 含 淚 光 , 細 訴 對   師 母 離 世 之 哀 痛 與 思 念 之 殷 切 , 又 悔 疚 自 己 為 弘 法 而 未 盡 對   師 母 關 懷 之 情 , 深 感 遺 憾 。 情 深 若 此 , 不 禁 令 人 為 之 動 容 。 人 非 草 木 , 誰 孰 無 情 ! 所 以 當 我 知 道   上 師 曾 遺 言 要 葬 在   師 母 之 旁 , 以 補 遺 憾 , 實 在 一 點 也 不 出 奇 。 不 過 , 作 為 弟 子 , 當 然 希 望 能 安 奉   上 師 於 舍 利 塔 內 , 以 表 尊 重 。

聚 少 離 多 相 思 苦 感 卿 恩 高 情 義 隆
未 及 報 卿 卿 已 去 可 知 君 心 痛 疚 濃

弘 法 的 路 途 , 遙 遠 而 艱 辛 , 尤 其 對 身 處 窮 困 的 上 師 。 求 法 之 資 糧 、 弘 法 道 場 與 物 資 等 , 均 在 在 需 財 。 上 師 每 踏 出 一 步 , 都 帶 有 一 個 「 難 」 字 。 路 是 人 行 出 來 的 , 在 乎 決 心 與 菩 提 心 之 是 否 堅 定 、 勇 氣 與 毅 力 之 是 否 足 夠 。 上 師 能 豎 立 如 此 多 之 法 幢 , 歷 數 十 年 而 不 墮 , 反 而 越 加 興 旺 , 實 在 殊 不 簡 單 , 其 中 包 含 了 很 多 學 問 、 智 慧 、 勞 苦 與 辛 酸 。

難 中 有 難 難 上 難 苦 中 有 苦 苦 上 苦
剛 毅 勇 跨 萬 千 劫 淺 酌 輕 嚐 歷 世 苦

記 得 當 年 上 師 應 一 些 弟 子 之 要 求 ,要 在 澳 門 成 立 學 會 。 我 以 人 力 及 物 力 等 資 源 不 足 為 理 由 , 多 番 進 言 勸 止 ,   上 師 未 有 回 應 。 在 一 次 晨 運 途 中 ,   上 師 開 示 : 「 美 玲 , 我 知 你 反 對 在 澳 門 成 立 學 會 之 理 據 。 但 你 必 須 明 白 , 凡 一 種 因 緣 生 起 , 是 善 的, 而 你 又 無 法 證 明 它 會 危 害 眾 生 , 如 果 你 強 行 熄 滅 此 一 因 緣 , 其 因 果 將 會 令 你 難 以 承 擔 。 即 使 是 我 本 人 , 亦 不 敢 承 擔 此 因 果 , 出 手 強 行 相 阻 。 我 身 為   上 師 , 所 能 夠 做 的 , 就 是 隨 順 因 緣 。 緣 起 緣 滅 , 自 有 其 因 果 。 緣 起 時 我 會 加 以 支 持 , 盡 為 師 之 責 任 予 以 協 助 。 緣 滅 時 則 盡 一 己 之 責 任 ,作 善 後 工 作 。 」   上 師 之 金 石 良 言 , 在 我 心 內 閃 起 智 慧 之 光 。 從 此 之 後 , 澳 門 學 會 之 問 題 , 我 不 再 加 一 言 , 反 而 鼓 勵 夫 婿 建 強 到 澳 門 開 講 座 , 盡 一 點 綿 力 , 得 到   上 師 稱 讚 。 可 惜 當 時 我 倆 工 作 纏 身 , 港 會 會 務 繁 忙 , 建 強 又 忙 於 主 理 港 會 之 初 、 中 、 高 級 佛 學 班 , 心 有 餘 而 力 不 足 ; 雖 然 曾 舉 辦 過 一 次 公 開 講 座 , 成 績 不 俗 , 卻 已 再 無 時 間 乘 勢 繼 續 開 展 了 。

上 師 圓 寂 後,「上 師 廟 」 之 興 建 , 備 受 壓 力 , 眾 說 紛 紜 。 記 得 一 九 九 六 年 初 ,   上 師 返 港 時 , 正 值 此 廟 籌 建 之 初 ,   上 師 賜 名 為 「 小 圓 滿 廟 」 。 我 以 「 大 圓 滿 廟 」 尚 未 完 成 , 所 需 資 財 尚 多 , 而 郭 貴 代 師 兄 為 「 大 圓 滿 廟 」 貢 獻 良 多 , 如 果 她 轉 為 主 力 支 持 「 小 圓 滿 廟 」 之 興 建 , 則 「 大 圓 滿 廟 」 之 興 建 就 更 形 困 難 支 拙 了 。 我 以 此 為 理 據 , 懇 請   上 師 暫 時 擱 置 此 廟 之 興 建 計 劃 ,   上 師 未 有 回 應 。 我 未 能 在 緣 起 之 時 阻 止 , 當 日   上 師 之 開 示 , 再 次 在 心 內 閃 起 。 我 唯 一 可 以 做 的 , 就 是 協 助 。 所 以 兩 日 後 奉 上 捐 款 予 大 小 二 廟 , 並 請 求 將 「 小 圓 滿 廟 」 易 名 為 「 上 師 廟 」 , 以 賦 予 此 廟 之 存 在 意 義 ,   上 師 欣 然 答 允 。 對 於 郭 師 兄 未 屈 服 於 強 大 壓 力 下 , 仍 然 堅 持 當 日 之 誓 願 , 要 興 建 「 上 師 廟 」 , 將 之 成 為   劉 上 師 紀 念 堂 , 並 已 接 近 完 成 ,感 到 萬 分 佩 服。 願 力 之 不 可 思 議 , 再 一 次 證 明   上 師 是 對 的 。 郭 師 兄 更 有 意 肩 負 起 為 上 師 建 舍 利 塔 之 責 任 , 令 我 十 分 讚 嘆 ! 跟 據   多 拉 甯 波 車 ( 敦 珠 甯 波 車 第 二 世 之 第 二 位 公 子 , 亦 是 現 今   敦 珠 甯 波 車 第 三 世 之 父 親 。 ) 開 示 , 為 自 己 的 根 本 上 師 興 建 舍 利 塔, 乃 祈 請   上 師 早 日 轉 世 之 主 因 , 可 以 清 淨 弟 子 的 罪 障 、 連 結   上 師 與 弟 子 間 的 更 密 切 關 係 、 成 就 清 淨 之 三 昧 耶 , 功 德 甚 大 , 因 為 舍 利 塔 代 表 佛 之 「 意 」 。

郭 姓 徒 兒 念 師 恩 貴 重 物 資 全 奉 獻
代 眾 承 擔 建 廟 責 種 大 功 德 福 永 亨
福 深 緣 自 建 塔 因 田 沃 成 就 本 尊 心
成 所 作 智 圓 滿 否 就 在 敬 師 一 念 生

上 師 以 前 曾 開 示 : 「 願 力 不 可 思 議 。 如 果 有 眾 生 發 願 做 某 件 事 , 我 強 行 扭 轉 , 意 圖 勸 服 他 轉 做 另 一 件 事 , 會 令 此 一 眾 生 失 望 , 結 果 可 能 兩 件 事 都 做 不 成 。 隨 順 因 緣 與 鼓 勵 , 方 為 最 恰 當 。 」 希 望 強 加 壓 力 的 一 方 , 能 了 解 箇 中 奧 妙 處 。 若 果 他 們 施 壓 成 功 的 話 , 就 等 於 種 下 了 逆 緣 之 因 , 要 承 受 .. 繼 續..

 

目 錄 (第一期 ))


| 其 他 刊 物 介 紹 | 網 頁 資 訊 | 刊 物 ( 蓮 花 光 ) | 彩 色 相 片 | 活 動 版 | 學 會 簡 介 |
| 請 購 項 目 | 申 請 表 格 | 聯 絡 我 們 | 主 頁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