憶 起 密 勒 日 巴 尊 者 病 重 之 時 , 有 一 個 存 心 挑 戰 挖 苦 之 徒 問 他 :「 你 不 是 大 修 行 人 麼 ? 怎 麼 如 此 不 濟 事 呢 ? 病 得 如 此 不 堪 , 不 如 將 病 轉 送 給 我 吧 ! 」 尊 者 道 : 「 如 果 我 將 病 痛 轉 給 你 , 只 怕 你 連 一 刻 都 抵 受 不 住 。 」 此 人 不 信 病 可 轉 移 , 繼 續 挖 苦 , 結 果 自 取 其 辱 , 痛 得 昏 了 過 去 。 ( 見 「 密 勒 日 巴 大 師 傳 記 」 ) 業 力 不 可 思 議 ,  釋 尊 尚 且 因 多 生 前 之 宿 業 , 有 馬 麥 之 報 、 頭 痛 三 日 。 眾 生 愚 癡 , 因 果 之 律 未 明 ,謗 佛 招 損 。 所 謂 「 倘 使 千 萬 劫 , 所 作 業 不 忘 , 因 緣 會 遇 時 , 果 報 還 自 受 。 」 , 乃 最 基 本 之 佛 教 道 理 。 然 而 一 般 凡 夫 之 生 病 , 原 與 瑜 伽 行 者 的 生 病 性 質 不 同 , 緣 起 也 不 一 樣 , 凡 夫 不 適 宜 妄 作 評 貶。
所 謂 「 大 智 若 愚 」 ,  上 師 有 時 會 裝 得 糊 糊 塗 塗 的 。 對 於 一 些 世 俗 瑣 事 , 他 真 的 因 年 事 已 高 而 忘 記 , 但 對 於 有 關 佛 法 之 事 , 他 比 誰 都 要 清 楚 , 一 點 也 不 含 糊 。 有 些 弟 子 請 示 上 師 ,  上 師 之 答 覆 模 稜 兩 可 , 令 人 模 不 騤 。 答 者 玄 之 又 玄 , 問 者 如 墮 五 里 霧 中 。

大 智 若 愚 假 亦 真 密 意 心 傳 不 留 痕
妙 答 玄 關 須 勘 破 靈 犀 一 點 密 承 傳

常 覺 胸 懷 , 內 存 一 股 對 上 師 之 熱 愛 , 難 以 言 詮 。 我 愛 聽   上 師 豪邁 的 笑 聲 , 徐 緩 不 急 的 語 調 。 每 當 我 的 頑 皮 話 帶 刺 而 出 時 , 他 的 洪 亮 笑 聲 就 會 隨 之 而 響 起 。 說 到 得 意 或 精 采 處 , 兩 師 徒 皆 全 情 投 入 ,旁 若 無 人 , 笑 作 一 團 。 如 果 感 情 必 帶 少 許 盲 目 的 話 , 可 能 是 源 自  上師 對 我 倆 之 厚 愛 。 我 不 敢 說 我 是 世 上 最 瞭 解  上 師 之 人 , 但 總 覺 得  上 師 是 世 上 最 懂 得 欣 賞 及 調 教 我 的 人 。 一 九 九 六 年 時 , 我 雖 然 能 直 接與 上 師 溝 通 , 但 我 卻 喜 歡 用 書 信 來 表 達 。  上 師 留 港 僅 數 月 , 我 已 先後 呈 上 三 封 信 及 計 劃 書 。 上 師 總 是 愛 看 完 又 看 , 試 過 一 封 信 連 看 四遍 , 重 視 與 欣 賞 之 情 溢 於 言 表 。 當   上 師 知 道  法 王 曾 賜 我 法 名 為「蓮 花 燈 」 ︵ 啤 嗎 哈 尊 ︶ 時 , 若 有 所 思 地 連 點 三 下 頭 , 說 了 三 個 「 好 」字 。 良 駒 遇 百 樂 , 知 遇 恩 情 隆 。  上 師 喜 歡 與 我 談 天 說 地 , 他 說 因 為我 反 應 夠 快 、 敢 言 而 決 斷 。 其 他 師 兄 , 都 因 為 敬 畏   上 師 而 寡 言 , 上 師 欠 缺 對 手 。
親 近 智 者 是 一 件 美 事 , 與 智 者 一 席 話 , 如 酷 暑 遇 冰 飲 , 令 人 有 透 心 清涼 的 感 覺 , 獲 益 良 多 。  上 師 的 一 生 , 風 吹 雨 打 、 歷 盡 滄 桑 , 有 如 一本 厚 厚 的 人 生 課 本 ︱ 蘊 藏 深 度 、 精 醇 如 甘 露 的 智 慧 。  上 師 的 法 性與 深 邃 的 哲 理 , 自 然 流 露 。 意 志 堅 如 磐 石 、 密 意 深 不 可 測 、 光 芒 藏 而 不 露 。

曖 曖 內 含 光 深 藏 不 著 華
猶 如 雲 蓋 日 其 中 智 融 德

經 上 師 調 教 多 年 , 令 我 脫 胎 換 骨 , 恩 同 再 造 。 一 九 九 六 年  上 師 返台 前 , 言 及 女 人 有 兩 種 。 一 種 像 一 糰 飯 , 一 種 可 以 翻 手 為 雲 、 覆 手 為雨。 上 師 話 中 有 話 , 我 答 覆  上 師 我 會 做 一 糰 飯 。 我 十 分 清 楚 自 己 的崗 位 , 既 不 越 位 , 也 不 退 讓 。  上 師 要 求 我 全 力 協 助 建 強 之 弘 法 事 業, 並 贈 予 我 倆 八 個 字 ︱ 「 可 造 之 材 , 尚 須 磨 練 」。
上 師 賜 予 的 , 我 倆 貴 內 在 而 輕 外 在 , 重 心 不 重 物 。 對 於  上 師 之 基 業, 若 與 眾 人 糾 纏 不 清 , 費 神 失 時 , 倒 不 如 暫 且 放 下 , 靜 心 養 神 , 做 點實 在 事 。 雖 然 有 負 上 師 重 託 , 畢 竟 共 業 難 轉 , 須 待 因 緣 。   上 師 交予 之 重 託 , 暫 且 一 分 為 二 ︱ 「 法 統 與 基 業 」 。 法 統 乃   上 師 之 精 神 所在 , 我 倆 必 定 毫 不 退 讓 , 堅 守 崗 位 。 基 業 乃 身 外 物 , 爭 之 無 益 。 敦 珠 法 王 云 : 「 寺 產 猶 如 劇 毒 藥 」 ( 見   敦 珠 法 王 所 著 之 「 聖 者 心 髓 」) , 若 非 為 保 存   上 師 之 心 血 , 並 以 此 基 石 饒 益 更 多 有 情 , 我 倆 並不 考 慮 承 接  上 師 之 基 業 , 更 何 況 是 「 爭 產 」 呢 ? 此 亦 是 當 年 我 倆 為避 忿 爭 而 悄 然 引 退 , 及 後 又 在  上 師 之 再 三 感 動 下 答 應 承 接 傳 承 , 卻又 處 處 忍 讓 , 處 事 低 調 之 主 因 。

拱 手 相 讓 師 基 業 免 於 爭 鬥 待 緣 生
護 持 法 統 承 一 脈 此 關 不 許 讓 半 分

上 師 亦 忠 告 我 倆 道 : 「 弘 法 道 路 並 不 易 行 , 必 須 盡 力 而 為 。  釋 尊 說法 四 十 九 年 , 自 稱 未 曾 說 過 任 何 一 法 , 亦 從 未 有 一 人 得 渡 。 我 弘 法 多 年 ,不 求 有 成 , 即 使 無 一 人 因 我 之 勞 而 得 益 , 亦 不 引 以 為 憾 。 若 有 一人 因 我 之 勞 而 得 益 , 以 俗 世 之 喻 而 言 , 一 個 夠 數 , 兩 個 有 賺 。 你 倆 將來 莫 因 孤 單 而 退 轉 , 心 灰 意 冷 。 我 會 與 你 倆 共 行 , 只 要 心 存 正 念 , 一切 都 將 會 變 得 很 簡 單 。 」 智 者 心 胸 , 豁 達 而 玲 瓏 剔 透 。 諄 諄 教 誨 , 似乎 已 預 知 我 倆 即 將 陷 入 孤 單 無 助 之 困 境 , 先 為 我 倆 開 竅 。
人 生 於 世 , 若 要 真 正 深 刻 地 領 悟 人 生 無 常 , 將 潛 能 激 發 出 來 , 其 中 一法 是 迎 接 無 可 避 免 之 逆 緣 。 到 谷 底 去 走 一 回 , 嚐 刻 骨 銘 心 之 痛 , 助 悟真 諦 。   上 師 一 句 「 尚 須 磨 練 」 , 埋 下 我 倆 今 番 境 遇 之 伏 。 乍 喜 乍悲 , 是 福 不 是 禍 。
最 令 我 倆 感 到 無 限 欣 喜 的 事 , 莫 過 於 在 因 緣 和 .. 繼 續..

 

目 錄 (第一期 ))


| 其 他 刊 物 介 紹 | 網 頁 資 訊 | 刊 物 ( 蓮 花 光 ) | 彩 色 相 片 | 活 動 版 | 學 會 簡 介 |
| 請 購 項 目 | 申 請 表 格 | 聯 絡 我 們 | 主 頁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