若 遇 過 失 , 又 如 何 呢 ? 記 得 一 次 大 型 的 出 海 放 生 法 會 中 , 很 多 雀 鳥 因為 天 寒 無 力 飛 翔 , 在 放 出 時 掉 下 海 中 被 淹 死 。  上 師 喝 令 立 刻 停 止 ,並 急 急 找 船 家 , 從 袋 中 取 出 金 錢 作 打 賞 , 要 求 船 家 全 速 靠 岸 , 才 繼續 放 生 。 船 家 乘 機 苛 索 ,  上 師 毫 不 猶 豫 地 支 付 , 並 且 不 肯 由 學 會 負責 。 之 後 返 回 住 所 ,  上 師 於 佛 前 懺 悔 , 眼 有 淚 光 , 懺 悔 之 情 懇 到 真切。  上 師 開 示 : 「 據 聞 雀 鳥 被 放 生 後 , 很 多 被 獵 人 捉 回 再 圖 利 , 今後 你 們 改 買 海 產 類 放 生 。 今 次 我 指 導 無 方 , 鑄 成 大 錯 , 罪 不 及 你 們 ,我 已 為 所 有 工 作 人 員 祈 禱 , 並 已 超 度 死 去 之 雀 鳥 。 你 們 放 心 , 一 切 罪過 重 業 , 我 一 力 承 擔 , 願 負 全 責 。 」 我 倆 因 欠 缺 經 驗 所 犯 之 過 失 , 上 師 憐 憫 而 代 負 , 其 情 操 與 寬 厚 , 令 我 倆 愧 疚 得 無 地 自 容 。
據 我 所 知 ,   上 師 每 日 修 法 , 圓 滿 時 均 向 諸 佛 祈 求 賜 予 所 有 弟 子 福 德智 慧 與 健 康 長 壽 , 並 將 功 德 ф 向 之 。  上 師 更 不 厭 其 煩 , 將 所 有 為 佛事 出 力 之 弟 子 名 字 , 一 大 串 地 逐 一 讀 出 , 愛 護 與 關 切 發 心 弟 子 之 情 極 殷 。
上 師 於 一 九 九 六 年 離 港 前 , 曾 有 一 語 : 「 遲 些 會 有 個 結 業 試 。 」 我 心內 幾 番 猜 度 , 未 知 是 否 考 教 理 ? 抑 或 考 修 持 ? 先 考 台 灣 之 師 兄 抑 或 先 考 香 港 的 呢 ? 智 者 思 緒 , 何 能 揣 測 呢 !  上 師 入 院 之 時 , 正 是   上 師所 有 徒 眾 步 入 考 場 之 時 。 考 心 、 考 意 、 考 判 斷 。 考 題 之 多 , 一 浪 接 一浪 。 考 期 之 長 , 至 今 未 完 !
有 徒 眾 懷 疑 上 師 為 何 興 建 這 、 興 建 那 , 結 果 未 完 成 就 走 , 留 下 攤 子怎 麼 辦 呢 ? 真 笑 話 ! 佛 事 幾 曾 會 有 完 結 期 ? 「 續 佛 慧 命 、 燃 佛 心 燈 」乃 一 輩 接 一 輩 之 責 任 與 願 行 菩 提 心 , 眾 生 未 盡 , 就 必 須 繼 續 佛 事 業 。難 道 還 要   上 師 揹 起 我 等 來 走 麼 ? 為 什 麼 不 學 行 ?   上 師 正 要 以 此 來考 一 考 我 輩 呢 ! 又 有 徒 眾 埋 怨  上 師 之 傳 承 問 題 , 何 以 未 夠 清 楚 呢 ? 智 者 之 玄 機 , 難以 臆 度 ! 傳 承 問 題 , 其 實   上 師 早 有 定 案 。 早 年 傳 予 建 強 , 卻 因 外 洩而 引 起 無 數 之 挑 撥 和 攻 擊 。 為 顧 存 大 局 , 免 兄 弟 相 爭 , 我 倆 被 迫 退 避。 及 後 秘 密 行 事 , 信 據 又 為 人 所 扣 起 以 脅 迫 。   上 師 早 有 開 示 及 授 記, 傳 承 之 事 , 會 有 阻 滯 。 要 解 此 結 , 須 先 參 內 含 之 玄 機 無 數 , 亦 是 上 師 對 我 倆 之 最 大 考 題 。 其 實 法 箭 早 已 放 在 弦 上 , 斷 煩 卻 魔 之 劍 早 存。

箭 在 弦 上 可 發 可 不 發 劍 在 鞘 內 可 出 可 不 出
發 與 不 發 在 菩 提 一 念 出 與 不 出 因 果 互 牽 連

路 是 如 此 的 迷 濛 難 行 , 我 倆 又 是 如 此 的 孤 單 力 薄 。 受   師 重 託 , 心 常掛 繫 ! 雖 無  上 師 之 風 骨 , 卻 具 守 護 信 念 及 誓 句 之 倔 強 。 我 就 是 不 相信 , 區 區 障 礙 , 能 阻  上 師 與 我 倆 夫 婦 之 共 行 。

雖 有 迷 霧 鎖 前 路 助 我 前 行 明 燈 現
不 愁 濃 霧 重 重 疊 自 有 心 燈 不 斷 燃

玄 機 之 一 在 重 遇  敦 珠 法 王 第 三 世 與  戚 操 甯 波 車。 上 師 引 路 , 光 明再 現 , 乃  上 師 之 真 正 願 望 。 不 禁 問 一 句 , 上 師 之 芸 芸 徒 眾 中 , 可 有明 慧 者 , 願 與 我 倆 共 行 呢 ?
師 恩 浩 蕩 , 既 濃 且 厚 。   上 師 的 幽 默 風 趣 , 令 我 念 念 不 忘 。 兩 師 徒 經常 因 為 鬥 嘴 巴 而 嘻 哈 絕 倒 。 有 一 次 ,  上 師 一 手 叉 腰 、 一 手 指 東 、 臉兒 鼓 起 嘟 長 嘴 巴 , 扮 作 一 具 茶 壺 道 : 「 美 玲 , 你 看 這 個 模 樣 像 不 像 你 ? 」 笑 得 我 倆 彎 了 腰 。 最 近 一 次 是 一 九 九 六 年 , 我 向   上 師 請 示 一 些事 情 , 由 於 覺 得   上 師 答 得 不 夠 好 , 我 以 直 截 了 當 的 語 言 挑 戰 他 的 上 師 地 位 。 建 強 不 禁 嘩 然 ,  上 師 則 含 笑 搖 頭 , 一 聲 不 響 , 一 拳 打 過 來 , 就 在 我 鼻 尖 前 一 寸 位 停 下 來 , 不 肯 收 回 。 望  上 師 那 震 震 的 大拳 頭 , 含 笑 卻 佯 怒 的 胖 臉 兒 , 煞 是 有 趣 , 不 禁 笑 起 來 。 兩 師 徒 相 視 一笑 間 , 拳 頭 瞬 即 收 回 。 我 存 有 一 種 「 初 生 之 犢 不 畏 虎 」、 愛 向 權 威 挑戰 的 心 態 - 「 請 接 招 」 。  上 師 出 拳 之 際 , 令 我 頓 生 慚 愧 之 念 , 悟 師 之 痛 惜 。 上 師 之 廣 闊 胸 懷 與 容 人 之 量 , 襯 托 出 我 之 魯 莽 無 禮 。 十 六年 來 ,   上 師 從 不 罵 我 半 句 , 因 知 我 倔 強 難 馴 , 是 一 種 愈 罵 愈 走 之 人。 一 拳 足 以 令 我 收 歛 , 崇 敬 之 心 再 生 。 智 者 所 為 , 含 蓄 而 有 深 度 。
上 師 替 我 改 了 一 個 花 名 , 貼 切 而 滑 稽 。 我 也 不 甘 示 弱 , 回 贈 一 個 相 若 的 , 兩 師 徒 又 再 嘻 嘻 哈 哈 。 對 於 所 有 之 是 是 非 非 與 謠 言 , 我 無 須 作 半 點 解 釋 ,  上 師 不 只 信 任 , 還 再 次 交 予 重 任 。 智 者 對 是 非 之 洞 察 力 , 非 小 人 可 以 測 度 。 以 往 那 些 專 在 上 師 與 我 倆 夫 婦 之 間 挑 撥 尋 隙 而 攻 之 人 , 到 最 後 關 頭 , 再 度 願 望 落 空 , 枉 作 小 人, 自 討 沒 趣 。
捫 心 自 問 , 並 非 盲 目 崇 拜 偶 像 之 人,若 無 令 我 倆 折 服 之 處 , 難 獲 崇 敬 。 上 師 那 種 刻 苦 忍 苦 之 能 耐 , 我 倆 望 塵 莫 及 。 記 得 上 師 早 年 患 病 入 院 , 上 師 看 似 悠 閒 , 卻 原 來 十 分 痛 楚 。 我 問 : 「 上 師 你 感 覺 痛 麼 ? 」 上 師 答 : 「如 果 我 告 訴 你 我 沒 有 痛 楚 , 是 騙 你 的 , 我 沒 有 一 刻 不 在 痛 楚 之 中 ! 」令 我

.. 繼 續..

 

目 錄 (第一期 ))


| 其 他 刊 物 介 紹 | 網 頁 資 訊 | 刊 物 ( 蓮 花 光 ) | 彩 色 相 片 | 活 動 版 | 學 會 簡 介 |
| 請 購 項 目 | 申 請 表 格 | 聯 絡 我 們 | 主 頁 |